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创投
电商资本注入旅企能实现双赢吗?
第一旅游网:真人百家乐      发布时间:2020-10-22      字号:【

       近段时间,“跨界投资”一词颇受旅游业界关注。京东和阿里巴巴两家互为竞争对手的电商“巨头”在相隔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分别入股了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两家拥有大量线下门店的旅游企业,让电商“巨头”大手笔注资的“旅游”买卖真的是香饽饽吗?
  
  抄底
  
  9月29日晚间,众信旅游一口气发布了十余个公告。公告的核心内容为,众信旅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滨与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冯滨拟向阿里网络转让5%公司股份,股份转让价款为3.85亿元。简单来说,就是本次交易完成后,阿里巴巴将成为众信旅游第三大股东,冯滨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5个月前,阿里巴巴的老对手京东也战略投资了一家老牌旅游企业。4月底,凯撒旅业在公告中表示,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11亿元资金。其中,京东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宿迁涵邦斥资4.5亿元人民币认购7305.1948万股。认购之后,宿迁涵邦在凯撒旅业中的累计持股比例将达7.37%,位列前十大股东。
  
  两家电商入股旅游企业的操作被不少人称为“抄底”。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上半年旅游类上市公司的股价连连受挫,这两家旅游企业的股价均不在高位,同时无论是凯撒旅业的增发价还是众信旅游的转让价都低于当时这两家企业的A股市场价格。以凯撒旅业为例,京东的入股价格约为6.16元/股,交易日当天凯撒旅业最终收于9.35元/股,总市值为75亿元,相当于出资4.5亿元的京东,在当日已经赚了大约2.3亿元。而目前凯撒旅业的股价在14元/股左右。
  
  两“巨头”在这个时候抄底的目的再明显不过,那就是完善产品供应链,向线下继续延伸。
  
  在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的同时,众信旅游还与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旅行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拟与阿里旅行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人民币,众信旅游与阿里旅行分别占全部注册资本的45%及55%。合资公司主要从事旅游产品分销解决方案系统能力输出以及旅游产品分销平台业务。双方还同意探索和推进旅游线下新零售商业模式,在渠道端探讨品牌联合及规划,并将在双方均同意的地区尝试开设试点门店,依据门店的实施、成型及综合收益优先的原则确定下一步的发展规划以及品牌联合问题。
  
  至此,阿里巴巴入股众信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公开资料显示,众信旅游是全国位居前列的旅游批发商,从事出境游批发、出境游零售、整合营销服务业务,是各大线上线下零售旅行社的主要供应商。2020年上半年报显示,众信旅游有超过2000家代理客户以及数万家合作经营网点。而阿里旅行作为综合旅行服务平台,2016年更名为飞猪,服务范围涵盖酒店、机票、度假、门票、火车票等领域?!肮?,电商总说要消灭线下,但多年来的实践表明,旅行社线下门店拥有大量优质资源及客群,在当下及至未来仍将占据很大市场份额。既然不能‘消灭’,那么就合作,这也是电商惯用的方法?!本凹强獯词既酥苊诮邮苊教宀煞檬狈治龅?。
  
  对于京东而言,参股凯撒旅业也是对其产品供应链的一种补充??雎靡涤胨耷ê畹恼铰院献餍橄允?,二者将在资源、投资、品牌及营销等方面进行合作。2014年6月,以上线旅行频道为标志,京东开始布局旅游业,自此就没有停下脚步。目前,京东运营着交通出行、酒店住宿、旅行度假、景区乐园、本地玩乐、商旅服务6个业务板块。近年来,线上红利减少几乎成为互联网领域的共识,不少OTA将目光瞄准线下,加速在全国布局门店。有业者认为,在全球有200多个营业网点的凯撒旅业,也将助力京东发力线下。
  
  取暖
  
  如果说阿里巴巴和京东的介入是“抄底”,那么,对于经历疫情重创的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来说,电商巨头的入股则是一次难得的“取暖”机遇。
  
  一直以来,这两家旅游企业都以经营出境游市场为主攻方向。如今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出境游市场短期内难以恢复。从两家旅游企业披露的年中财报来看,其业绩均受到巨大冲击。上半年,众信旅游实现营业收入12.17亿元,同比下降78.71%;净利润为-1.76亿元,同比下降260.12%??雎靡凳迪钟凳杖?.90亿元,同比减少67.65%;净利润为-1.26亿元,同比下滑大约271%。从近期两家旅游企业发布的三季度业绩预告来看,亏损依然无法回避。今年前三季度,众信旅游预计亏损额在2.8亿元—3.3亿元之间,凯撒旅业预计亏损额在1.6亿元—1.9亿元之间。
  
  为了降低疫情造成的亏损,两家旅游企业都在试图寻找新的增长点,“筹钱”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9月30日,《众信旅游:关于公司拟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显示,冯滨拟将转让股权的交易所得约3.85亿元(扣除其就上述股权转让所应缴纳和承担的全部税金和费用),以借款方式提供给众信旅游使用,主要用于日常经营。预计本次借款可以解决众信旅游流动资金的需求,优化公司借款结构,降低融资的综合成本。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凯撒旅业也于4月底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并计划将约11亿元的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以保持日常经营稳定、提升盈利能力。
  
  有业者分析,凯撒引进包括京东在内的战略投资者,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的确有助于凯撒旅业控制有息债务规模。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至2019年,凯撒旅业资产负债率一直在60%以上。企业面临较大偿债压力,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业绩持续增长。
  
  此外,无论是众信旅游拟与阿里旅行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还是凯撒旅业和京东旗下宿迁涵邦达成战略合作,其实质就是这两家旅游企业都希望利用对方的线上平台优势帮助自己开拓市场空间,以突破发展瓶颈。
  
  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阿里旅行提供的分销科技支持,对于众信旅游提升信息化水平很有帮助。众信旅游曾经收购过一家旅游网站——悠哉旅行,但是,其线上板块并未因此实现快速发展。现在有了阿里线上科技的加持,其互补作用将进一步放大。此外,双方联合开设门店,这种OTO模式也是未来旅行社行业发展的重要趋势。目前,携程旗下门店已经超过9000个,众信旅游门店网络拓展步伐远远落后。因而,这个计划值得关注。
  
  10月9日,众信旅游通过官方渠道表示,众信旅游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企业战略定位已逐步升级为“旅游综合服务平台”,囊括旅游业务平台、目的地生活服务平台、教育服务平台、移民置业服务平台等。引入阿里网络战略投资、与阿里旅行达成战略合作,众信旅游核心竞争力将显著提升,从而加速建设更全面的旅游综合服务平台,实现跨越式发展。
  
  凯撒旅业遇到的瓶颈除了出境游业务停滞外,还有其主营业务中的航空及铁路配餐业务。因过去一年航空公司的随机餐食标准有所降低,再加上今年受到疫情影响航空铁路客流减少,导致凯撒旅业此方面的营收也在下降。对此,凯撒旅业曾表示,已对旅游市场、产品结构、旅游服务等迅速做出调整,设计更丰富的国内游产品,加强对国内游拓展,目前已有成效。据了解,京东战略投资后,凯撒旅业将大出行产品与部分消费类产品纳入了京东生态系统。
  
  角力
  
  对于战略入股凯撒旅业,京东方面曾表示:“虽然今年年初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旅游行业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是公司始终坚定地看好中国旅游业全面复苏的潜力,并将持续推进旅游板块业务的布局?!?br>  
  因此,近期京东“接连抄底旅游业”。继入股凯撒旅业之后,7月8日京东以2.5亿美元参投“印尼版携程”Traveloka战略融资,7月13日京东集团与首旅集团正式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8月16日,京东又与携程达成战略合作,携程核心产品供应链将接入京东平台,双方将在用户流量、渠道资源、跨界营销、商旅拓展、电商合作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
  
  相比之下,阿里巴巴、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近期的投资动作大多与免税领域有关。
  
  10月15日,众信旅游宣布与王府井免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市内免税店领域及海南自由贸易港联合开展“旅游+购物”业务。而就在8个月前,众信旅游刚刚宣布与国内最大的免税运营商、中免集团通过联合投资免税店、旅游购物零售门店等方式展开深度合作。
  
  从众信旅游方面披露的内容来看,与王府井免税的合作主要聚焦在共同探讨免税零售业务合作的可能性,进一步以股权合作方式共同开设免税店,实现免税店采购、运营及销售的全产业链合作等方面。与此同时,众信旅游方面还表示,将继续加快在“旅游+购物”及免税领域的拓展步伐,把握海南自贸港建设、离岛免税新政以及市内免税店政策放宽带来的发展机遇,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实现业务的跨越式发展,并打造更加全面的旅游综合服务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阿里巴巴入股众信旅游后不久,阿里巴巴便宣布投资全球最大的免税零售商Dufry,两家公司还将在中国组建合资公司发展免税消费业务。这一系列的操作不禁引发业界更多的“遐想”。
  
  想在免税领域大展身手的还有凯撒旅业,而且凯撒旅业起步更早,已推出了包括和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出服”)展开合作,布局北京市内免税店以及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等一系列举措。去年11月,凯撒旅业还以自有资金设立海南同盛世嘉免税集团有限公司,试图分羹海南免税“蛋糕”,并于今年4月宣布,将公司总部迁至三亚。如此动作频频,不难看出凯撒旅业在免税领域的“野心”。
  
  今年春节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出境游市场发展受阻,但当下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趋稳向好,在拉动内需促进消费的大背景下,免税市场发展势头十分乐观。今年7月,在海南离岛免税新政实施,每年每人免税购物额度从3万元提升至10万元。随后的国庆中秋假期,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金额达到10亿元,游客成为主力军。
  
  当然,也有专家提醒,短期内免税业务很难给旅游企业带来巨大的提振作用,毕竟远水难解近渴。似乎股民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年2月与中免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之后,众信旅游的股价曾一度回暖。但这一次,即便众信旅游宣布与王府井免税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发布公告的第二天众信旅游的股价依然下跌6.74%,报收7.20元/股。对于众信旅游来说,尽快完成业务转型才是关键。
  
  事实上,无论是接连抄底旅游业、还是希望在新领域中寻找机遇,这几家企业共同的目标都是通过一次次的资本运作,抓住旅游业复苏后的红利。然而,究竟是“心想事成”还是“事与愿违”,还得看接下来如何发展。

来源:中国旅游报 责任编辑:李宛洁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张树民:旅游业“内循环”发展的逻辑及任务 2021-01-25
宁夏发放首笔“人才贷” 2021-01-25
携程发起安心过年公益计划  2021-01-25
潍坊市博物馆打造郑板桥文创特展 2021-01-25
就地过年怎么“云旅游”?马蜂窝带你重温十年最佳“蜂首” 2021-01-25

4512